首页 »

解放调查 | 从中国大陆“第一男团”,到很会唱歌的男生班

2019/10/10 4:52:27

解放调查 | 从中国大陆“第一男团”,到很会唱歌的男生班

暑假末,开学季。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,传来一阵阵男生们的齐声欢歌,沪港台高中男声合唱音乐会在此间上演。这是第一次,中国上海、香港、台湾最顶尖的青年男声团——洋泾中学合唱团、九龙华仁书院合唱团、成功高中合唱团联袂组团,完成三地巡演。

 

从意大利歌剧唱段《悄悄地悄悄地》,到建团第一首原创作品《梦想,小小梦想》,上海市洋泾中学60多名团员,包括已毕业、已就业的合唱校友助阵,为主场献上了最多的14首曲目。这支纯男声合唱团8年来,不仅已发展为代表上海的“上海市学生艺术团合唱团”,还成为中国唱响国际舞台的一张名片:仅世界合唱比赛(冠军赛)就摘取五金三银,积分排名位列全球50强,可谓大陆“第一男团”。

 

有意思的是,新学期起,这座85年历史的浦东新区高中开出沪上第二个男生班,而这个班的诞生不仅因为性别,也不是因为成绩,或科创竞赛,就是因为“歌唱”这一文艺爱好。在“女生更优秀”、考试第一位、学艺功利心等种种现象的夹缝中,“艺教结合”的男声男生班到底值不值?

洋泾中学男声合唱团合影。

 

“白纸”拿下合唱“世界杯”

 

每个周一的早晨,洋泾中学升旗仪式上,师生们都会共同高歌一曲传承了80多个春秋的老校歌《红日涌东方》,这首歌由时任学校音乐教师的著名音乐家陈歌辛作曲。在校史上,洋中不乏艺术人才,其中还包括中国第一代电影导演陈鲤庭,上世纪30年代作为艺术老师在校执教。

 

像许多中学一样,8年前的洋中也拥有管乐团。在对艺术特色的追求中,在对“男孩危机”的关切中,从器乐转行声乐的音乐教师刘芳,组织起一支男声小组唱队伍,并开设男声小组唱拓展课,由此生发了沪上校园第一个男声合唱团的萌芽。如今,合唱团指挥刘芳已被“美声男”们称为“芳姐”或“芳妈”。她说,校园中的男孩子非常需要“调”,不仅是调声音,更是调起精气神,要把生动气息带出来。

 

白纸才能画出最新最美的图画,音乐也是如此。当年招合唱团的“土办法”,是在新高一军训时每五六个同学成组,齐唱国歌听声音。上一届团长邹渊告诉解放日报·上海观察记者,他高一进团时的唱功被“芳姐”形容为“小鬼叫”,他就趁在自家淋浴时不停练声,后来就敢在大马路上练了。经过对一张张“白纸”的调教,全团唱法与音色高度一致,凑到一个振动频率,泛音如涟漪微波,极富合唱之美。加之洋中合唱团常请上音等校音乐人才驻团,原创、改编、选用兼具世界经典和民族特点的作品,将中华文化、少年天籁带上国际舞台,每每令各国同行折服。

 

2010年首次走出国门,他们就在维也纳第27届舒伯特国际合唱比赛中演绎中外民歌,拿下青年男声组(冠军赛)金奖和唯一一项“德语歌曲演唱特别奖”。一战成名后,他们又分别参加中国、美国、拉脱维亚举办的连续3届世界合唱比赛冠军赛。作为全球最大规模的合唱界“世界杯”,在最近一届赛事中,他们从包括82支中国团队在内的数十个国家和地区460支合唱团中脱颖而出,夺得青年男声合唱组金奖。此外,在意大利普契尼国际合唱比赛中还创下全场最高分,“芳姐”也获颁唯一一座最佳指挥奖,以及国际文化交流基金会颁发的“世界合唱比赛突出贡献奖”。

洋泾中学男声合唱团在演出。

 

来读书还是来唱歌的?

 

按学校计划,首届男生班并不是按艺术特长班的模式挑尖子,几乎全部学生都是合唱“零基础”,甚至声乐零基础,会点乐器、不失音准就是入门门槛。洋中副校长王珏介绍,通过自主招生选拔的声乐特长学生,入围男生班的中考成绩最低只需550分就够格,而事实上后来的进班分数线成了高一年级中最高的,看来学生及家长开始认同这一新班模式。据了解,新的男生班除了常规学业,还增配形体、语言、科创以及外教等课程。“办班的目标,或许就是成绩很好、又会唱歌。”

 

然而,传统意义上的“功课”与艺术素养做得到“两不误”吗?洋中“学业+学艺”素质教育的探索试验不是没有阻力。今年4月,因参加每三年一度的全国中小学艺术展演,学校不得不动用高三的合唱团学生;而高考模拟考在即,就有家长向学校提意见:“我们是来读书的,不是来唱歌的”——有些时候,这个团可能“说散就会散”。现任洋中校长胡瑞峰,从浦东另一所中学而来,他深有感触地说,搞艺术教育、做艺术特色,真是需要长期不懈努力;前任校长李海林、张少波等校领导和音乐师生们连续多年坚持下来,“这不只是可贵,更是艰难”。

 

杨书杰,洋中男团骨干,今年的毕业生,9月入读上海交大密西根学院电子信息专业。他的平时成绩,在全年级12个班级里可以排入十强。最终,父母对于儿子考入名校优势专业颇为满意,而这却是杨书杰用“保证书”换来的。从高二到高三的那个暑假,杨书杰与团友备战当年秋天在意大利举行的国际合唱高规格大赛,可谓“天天练”;而家长给小杨的暑假安排则是各种补课,为此他不得不“暂时退团、放弃参赛”。

 

而今年4月,第二次高考模拟考之前,迎来全国中小学生艺术展演,对他而言高中3年之间只有这一次参演机会。为此,小杨向爸妈承诺:“绝不拉下学习”,这才“恢复团籍”,重新加入排演,如愿一展歌喉。事实上,不少男团员也像杨书杰那样承受学业压力,每到赛前的双休日往往错开排练时间,安排课外辅导,做到两头兼顾。

 

在洋中,除了男声团,歌声也洋溢在时时处处。每周一次合唱社团课被排进课表,还有每周五下午的拓展课也是“欢唱时段”。而每逢5月,更是全校“班班有歌声”的赛歌时节。

洋泾中学男声合唱团合影。

 

终身不缺那颗“小太阳”

 

从男声团到男生班,到底带来了什么?或许,“过来人”最清楚答案。男团成团8年来,不少男孩子最初都是内向到连排队点名都感到羞怯,然而从合唱团走出来的团员常被同学们戏称为“小太阳”,毕业之后则成长为更阳光更阳刚、凝成一股气一股劲的男子汉。

 

比如这一届毕业生中唯一修读艺术类专业的奚晨阳,入团时上台就会腿发软,但经过3年历练,靠走台练就了气质,靠吐字练就了台词,靠舞蹈动作练就了形体。尽管没有参加过表演专业培训,但这个帅小伙大胆报考了全国6000余人竞争的上戏表演系,通过了一试、二试,遗憾在三试中止步,最终考入上海视觉艺术学院,文化成绩超出投档线150多分。

 

许多男团学生不只是学会唱歌,也并非为唱而唱,而是从高中开始保留下一项可以影响终身的兴趣爱好。奚晨阳的学长熊俊豪如今是华东师大商科在校生,这个“肌肉男”除了天天健身,就是天天唱歌,以廖昌永为偶像。早在洋中高考前,学校就考虑毕业班学业繁重,不再安排熊俊豪他们参赛排练。可他总觉得生活似乎变得空虚,缺少了什么,于是每到中午“偷偷”去排练教室转转。而在大学的日子,他同样报名参加了校合唱团,暑假里还与学弟们一起如约来校,为这次沪港台巡回演出几小时连轴排练。

 

放不下合唱的还有张皓诚,4年前的高考,他的所有志愿都填了医科,如今快要完成临床五年制学业,已经在市东医院见习了半年之久,可上完夜班的次日白天还来母校与新老团友一同备演。这个会唱歌的“准医生”,很哈摇滚,也当鼓手,而合唱则是一种“独乐不如众乐”的超棒感受。要知道,这个届届相传的团队、这个比同班还亲的集体,至今仍有20多名活跃校友时常参练参演,只为寒窗生涯里一段难以割舍的如歌情缘。

洋泾中学男声合唱团部分团员。

 

回到那个拷问办学者、教育家的问题,以男声合唱为特色开设男生班到底值不值?胡瑞峰校长向解放日报·上海观察记者表示,不说大话,先行其言,值肯定是值的。“在他们身上,见到比同龄人更多一点的人所固有的东西,比如对一种价值的发自内心的热爱,使之真正成为一个‘丰富’的人。”也许,正应了上海教育改革那句承诺“为了每个孩子的终身发展”,人人都需要有一颗终身不缺的 “小太阳”。

 

本文图片来源:上海市洋泾中学。 图片编辑:项建英